希望呱

雜食·咸魚~文筆差(;д;)寫的都是腦洞~

假如他终於來了(大天狗)

在一个月黑風高的晚上……<(对,就是这麼老套)
你呆坐在庭院里無所事事,無聊至極。原因就是……你今天起得早,提早把所有要做的東西做好了,每日任務、鬥技、百鬼夜行、逢魔之時……其實,這不是你呆坐这里,揉着你剩下唯一一張藍符的最大理由,其實你在回想着今天的结界突破。

今天的你打得特別順利,雖然他們都有徽章,但是你都能一一突破……直至你打到最後一个,惡梦开始了……三大妖齊齊守著結界,在氣勢上,你已經輸了……不過对面一速不及你的一速快,你暫時鬆了一口氣,只是一口氣!山兔跳,连连放盾,然後……到对面酒吞了!晴明都沒他快,葫蘆一吐口水,山兔的盾打破了……一次不夠,輪回道補上,山兔一下子殘血,晴明立刻放盾,以为沒事?鐮鼬一直打到盾破,玉藻前直接赏你一巴……还没全滅?滾筒洗衣機大天狗來了个羽刃暴风,你就被滚到大西洋了送回家了……试了十多次,还是被送回家……導致你动力盡失。

心灰意冷的你可能是太失落,连腦袋也变得有点奇怪了,竟想用一物治一物,抽一只三大妖就能赢了。你想到这,就渾渾噩噩地撞進了召喚室,把揉到变形的藍符掉進召喚陣,等了几分鐘還未見有什麼反應,就突然清醒,出去找源博雅聽音乐,關掉了召喚室的門。這個時候召喚陣才突然發出光芒,然後……「參上,吾就是大天狗」說完這句話後,一脸蒙逼,思考人生,我是誰,我在哪裏,我在幹什麼???直至聽到熟悉的笛声,才解除这个狀態。

此時~

博雅~我要聽你吹笛子

「哈?为什麼突然……」

你不吹我就哭了呀~求求你

「好好好,怕了你,只吹一首。」

结果,大天狗来到的時候,你已经離开了,他遇到了好朋友,就談天談到他想起來的目的是要找你問个清楚才离开。

你因為剛才只聽了一首覺得不夠,所以前往竹林尋找萬年竹,想要繼續欣賞美妙的笛声。走著走著,當你快要接近萬年竹的時候,天色突然昏暗一片很大的烏雲遮蓋了整個月亮,整個竹林頓時變得黑暗,突然萬年竹的笛子聲也消失了。你開始可怕,想要回家,卻因為太害怕而迷失了方向,面对这伸手不見五指,鴉雀無声的情況,你倍敢無助,只懂放声大喊。回应的是一阵微风,空中飄落著羽毛,你感覺到身後有股溫暖的体温才冷靜下來,想起羽毛跟天狗有關,也想起了天狗食日,就說:「大天狗,快把月亮还回來!」

「遵命!」

大天狗用羽刃暴风把烏雲吹散,月光再次映照下來,洒在大天狗的脸上。你激動不已,立刻保着他,說:「那你以后也要聽話保護我,知道吗?」

「好呀,名字稱号七个字大人,一起回家吧。」

鬥轉星移(成神後事·番外壹)

食用前请注意        黑晴明&閻魔人設崩壞
连→人類女→神
小龍=荒的龍
龍兒=连的龍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ok?

在海底出來的風佑連(一目連)抱着神力透支的荒回到了高天原的神殿休息。

荒这次昏迷就睡了整个月,连连在这期間無微不至的照顧着他,絲毫不用神力幫忙,認为亲手照顧,才对得起奮不顧身救自己的情人。

连连:「真是的,有了我海水就不冰冷吗?但我也無法阻止这可怕,兇猛的野獸攻擊着曾經無助的你和子民……。发惡夢,夢到以前的可怕經歷了?抱歉……」

说着,她那眼眸立刻充滿了淚珠,並潛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右眼,想起了前世痛苦的記憶,自己如何拯救子民,又是如何被子民遺忘,抛於腦後……

连连:「不過,不管過去怎麼樣,現在我都會在你身邊的,放心吧。」

說着,连连輕輕撫摸了荒緊繃的眉头,荒就如聽見她的声音,表情变得放鬆了,不久还慢慢睜开了眼睛,只是这次到连连睡著了。

荒:「连,辛苦您了,好好休息吧。」

之後……emmmm……

荒:「高天原的风神,你可以回娘家了。连连會代替你的」

连连:「这樣會不會不太好?」

前风神:「对呀!怎麼可以这樣!有情人了不起?」

荒:「对,有情人就是了不起!」

前风神:「喂!誰是前风神!快给我改了!」

從此,荒和连连就共用神力了,只要连连不過份使用力量,荒就不理會了。

可是,连连为了曾經的恩人(晴明),又使用了很多神力,荒就不能不管了……

荒:「连!你又这樣自私!」

连连:「我不是,我沒有,这種程度……只要休息一下就沒事了……大概……」

荒:「是嗎?看来我不给点顏色你看……是不行的~」

连连:「荒……冷靜………………哇!」

龙兒:「主人是怎麼了,叫哒好大声?沒事吧……小龙,你又是怎麼……了?」

小龙:「在擔心你的主人前~先擔心你自己呀~」

龙兒:「你……真哒是……小龙嗎?嗚~」

阴阳寮埸合~

黑晴明:「嘿嘿!見他們这樣幸福,就好想一手把他們的美好关係……」

晴明:「(啪)想都别想,人家可算是恩人,怎可以恩將仇報呢?她沒把你和我的靈魂融合,只是讓我們在同一个軀殼裏,不然你就「死」了」

黑晴明:「哼!你覺……覺得人家这麽想当反派的嗎?大家都是晴明,誰都打我,说我是壞蛋,卻把你像个宝一樣保護你,說你是英雄……明明人家也有做好事……我红叶继续生存,幫你們打敗妖怪的母體……宝宝心里苦,小拳拳捶你胸口!嗚~明明你才是大壞蛋!」

神乐&小白:「晴明(大人)……黑晴明?不准傷害晴明(大人)!」

神乐一下傘擊,擊向黑晴明的身體,然而受傷的卻是晴明。

神乐&小白:「晴明(大人)!为什麼……」

晴明:「是因为我們本來就是同一个个体分出來的,現在回到同一个个体,自然會受傷……」

神乐:「什麼意思?」

源博雅:「是禁忌,違反阴阳之理的禁术。」

八百比丘尼:「能強行把善良和邪惡的靈魂分开,不過禁术有極多壞處,比如昏迷,失憶等……」

晴明:「就是这樣,不過我不再疑惑了,我該接受自己不是完美的,也要为我違反阴阳之理负上责任並承受自己所犯的錯和罪。」

冥界埸合

閻魔:「願意負上責任並承受自己所犯的錯和罪,嗎?安倍晴明,果然是个有趣的阴阳师~」

判官:「閻魔大人,話雖如此,但是生死簿里,黑晴明卻沒有消失……」

閻魔:「……判官,汝知道阴阳之理嗎?」

判官:「恕屬下愚昧,並不知道。」

閻魔:「所謂的阴阳之理就是世上所有東西都有兩個相等並相反的自己……」

判官:「相等又如何相反呢?」

閻魔:「安倍晴明不就是最佳例子嗎?」

判官:「那……」

閻魔:「别急,先聽妾身說完。雖然白晴明和黑晴明[二合为一],但其實兩个靈魂還是分别存在的,只是回到了同一軀殼而已,所以黑晴明沒有在生死簿上消失。(就是生死簿所記錄的是靈魂,不是血肉之軀有沒有存在)汝不知道是沒所謂,因為凡人一般沒有这種能力,能做到違反阴阳之理的人真的屈指可數,所以,别放在心上,知道了?」

判官:「是的,屬下明白了。」

閻魔心里碎碎念:「(歎氣)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另一種[阴阳]之理……哼!呆木头!工作狂!比起他,那兩个就有趣多了~不行,要找天與荒大人談一下策略才行!」

(閻魔腐女之目就是这樣用的!(✪ω✪))

To Be Continued……

下一篇番外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敬請(不用)期待~(不知什麽時侯才开始写……)

双八(八歧大蛇X八百比丘尼)心中的寒意,有誰能驅趕?

標題亂写的_(:з」∠)_呱呱~
這是以八百比丘尼的角度來看主缐故事,大部分她的想法和往事都是我的腦洞,不是全部也跟著傳記写的,文筆差,反感請見諒。

假如八歧大蛇前身是叫八歧的人類
假如八百比丘尼原本只叫比丘尼
假如比丘尼的家族本身就有強大魔力
0k?

比丘尼原本並不知道自己誤吃了人魚肉,因為她頭腦簡單,並不知道人世險惡,甚至連家人也會欺騙自己。
比丘尼的父母是法師,懂得不少法術,但經常尋求青春常駐,長生不老的方法,最終他們找到了長生不老的方法,就是吃人魚肉,他們非常開心,拋下剛過二歲生日的女兒,到處占卜並尋找人魚,這一找,就找了十五年,他們的女兒早就成了一個漂亮的少女。

他們回家後急不及待地把人魚烹調,並占卜了他們未來十的「美好」生活,才發現自己在未來的日子異常苦悶,所有東西已經嘗過無數次,但是想了結生命的時候又因吃人魚肉的詛咒而復活,簡直就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生不如死⋯⋯看到這,他們就想該如何處理這人魚肉,就算自己不吃,也不能便宜别人。

於是他們傳播謠言,說有人鱼擱淺,並被雷劈中,吃了肉就會長命百歲,得到不死之身,但也有機會因而喪命。村民聽到後意論紛紛,雖然吸引,但是又有点半信半疑,結果推了那個糊塗出名的姑娘,比丘尼先來試水溫,嘗一下是否屬實。

他們騙这傻姑娘,説是神仙魚,吃一口就能保持美貌,直到永遠,然而并沒有說出壞處。姑娘聽了很开心,嘗了第一口,覺得很好吃,不理村民的阻擋,继續吃,直接吃完整條人魚,她感到非常滿足,打算離開,卻被憤怒的村民包圍着。

比丘尼從來沒有看過這些人的面目可以變得如此猙獰,也沒想到吃一條魚能讓他們這樣生氣。村民对著她拳打腳踢,在地上撿起石頭砸她,出言侮辱她⋯⋯她本來還想著會很痛,但是結果出乎意料,她不但感受不了痛楚,而且傷口也在一瞬間治癒了⋯⋯

「怪⋯⋯怪物啊!大家快一起制服她!」

「我們該怎麼做?用刀刺向她的心臓也殺不死她,怎麼樣才能殺死⋯⋯要不我們把她弄進海中淹死她吧!」

比丘尼雖然得到了不死之身,卻沒有阻止村民的能力,她無法爭脫,只好看着自己如何被他們「殺死」⋯⋯但最後都是失敗告終。

直到有一次,村內出現了災難,有八條會說話的毒蛇為村民降下了瘟疫,有一半的人也患了未知的病,所有醫師和法師也無法理解,村民毫無辨法,只好向那八條不明來歷的毒蛇協議。最後,牠們只要求每年奉獻一个有法力的「巫女」,就不會再降下災難。

貪心怕死的村民理所當然是奉獻那「怪物」了。

「想不到這怪物不死,現在倒是還有用處~請大人收下你的祭品吧!」

自此,比丘尼不用再受村民
折磨,開始過著自己的生活,學習各種巫術,每天有用不盡的時間,學習不同知識,有時候太空閒,甚至學習禁忌巫術⋯⋯只要每年都「死」一次就行了。活太久,「死」太多遍一早磨滅了她的心,面上的表情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過了數十年,大部分的村民已經去世,已經少有人知道比丘尼的事蹟了,大多只知道一个奇怪的巫女,每年也會把自己獻給「那些大人」來換取村的和平。她非常漂亮,只是⋯⋯為何我們都不再是昔日的小孩子,而她卻亳無改變?大家都不知道,因為沒人感問。但事情必定有例外,這位勇士名叫八歧。

八歧是比丘尼在數十年中,第一个,也是最後一个和她說話,相處,甚至相愛的人。

他不理朋友阻止,走進了這巫女的家,為的只是一个答案,卻沒想到,會是緣份的開始。

八歧起初是被巫女的美貌所吸引,後來深入了解這巫女的一切,就深深的愛着比丘尼。他憎恨村民把比丘尼當活祭品,認為比丘尼堅強,法力高強,冰雪聰明,頭腦簡單(單純),樂於助人等,跟珍貴的寶物無異。村民視之不甚惜,舉而與人,如棄草介。

同樣的,比丘尼也喜歡着八歧。他每天絞盡腦汁想要給比丘尼一些驚喜,儘管這些對她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,但是她還是笑了,因為他讓比丘尼記起了人間的溫暖,是她百年來唯一一個一心一意對她好的人,無半點假言假語,坦誠相待,是一個能讓她打開心扉,重新相信人的人。

只可惜好景不長。

八條毒蛇又需要活祭品了,可這次,他竟不希望再收到比丘尼這個「萬年活祭品」了,說村民毫無新意。就在他們苦惱的時候,他們留意到比丘尼旁的八歧。

「用他不是很好嗎?反正他是个怪胎,竟然喜歡上一個
奇怪巫女!仍然他不想那巫女死的话,就讓他死吧!正好能換取平安和消除眼中釘,一石二鳥!」

他們這次奉獻了八歧,雖然他不是巫女,但卻擁有着強大的力量,有部分來自自身,部分是比丘尼的,但最多的是來自他內心無盡的黑暗,憤怒和怨恨。

由於八歧的怨念太厲害,他違反了人死後必定去冥界的常態,和八條毒蛇融為一體,成為了最終的八歧大蛇。

直至八岐死了,比丘尼的心就再次封閉起來,那充滿希望,熱情的心不在跳動了。因此她的身體也變冷了,冷得即使在鳳凰林這溫暖的地方也變得像極地一樣,毫無生氣。

從此,這個巫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八百比丘尼,「八」是夫君的姓,「百」則是代表自己已經生存了百年之多。

這樣的她呆在了鳯凰林數百年,鳳凰火一直在想辦法把她驅逐,但苦無對策。她開始占卜,尋找一个能杀死自己的人 ,然後终於讓她找到了,那人名安倍晴明。她苦等了百年,終於等到晴明到鳳凰林找她的這一天,她心突然出現了一些百年未有的感情,名叫開心,慶幸。鳯凰火也为鳯凰林能重拾溫暖而感到慶幸。

八百比丘尼為了確保這人會實現她的願望,她答應會幫助他回復平安京的和平,並要求住在他的庭院,進一步增加那人的好感。

在這過程,她遇見了不少「同伴」,神樂、源博雅及各種式神,每人每妖都有自己的性格、个性、長處、短處,但八百比丘尼都能一一與他們相處,始終活了幾百年,也不是白活的。雖然那些也是为了達成自己目的而做的,絕無半點真心,但她发覺自己对晴明,神樂和源博雅不知不覺动了真心。

晴明和博雅都擁有着一顆乐於助人的心,毫無半点邪念和虛假,當然晴明是用了禁忌強行把自己邪惡趕出來,但無可否認,他很善良,有着令人著迷的特質。

神樂則是同為獻給某些東西當作祭品的巫女,同病相憐,所以八百比丘尼和她就像一对姐妹,八百比丘尼一直也很细心的照顧著她,即使她想起往事而失眠,八百比丘尼也會陪伴在則,溫柔的把她的头枕在大腿上,並用力量助她安眠。

八百比丘尼再一次打開心扉,心也恢復了一点溫暖,但偏偏這個時候,八歧大蛇出現了。

她當然沒有忘記初衷,但是面前卻出現了一樣比初衷更重要的事情,就是她的爱人-八歧。即使他已經不復舊日容貌,但本質依然不變⋯⋯這是她所認為的。

於是她選擇了背叛晴明,捨棄得來不易的感情,只为再續前緣。可是,她卻算錯了兩件事。

第一件是自己对晴明的感情太深,明明借用完黑白晴明二人的力量就可以殺光他們,卻下不了手,遲遲也不动手,導致他們能反擊。你想一下,如果八百比丘尼要动手,神乐早就死了,晴明和源博雅還能这樣得意洋洋嗎?

第二件是「八歧」大蛇的腦內只剩下破壞,不惜利用幫他的「棋子」,才不記得什麼舊情人,只知道自己的力量恢復了,就不再需要這女人了。

在被八岐大蛇拋棄后,她才真正理解到八岐已經死了,也后悔著自己明明有一群可靠,能分甘同味的伙伴,卻親手把这感情畫上句點。

所以説,我堅信著比丘尼一定不是壞人!@ 'ェ' @

是堂哥帶給我的手信!开心,是排球少年的日向翔阳,乌鸦也做得很美!呱呱~

假如他終於來了(玉藻前)


你已經厭倦了这種日子了,並不是你討厭每天刷覺醒,肝御魂,賭博对奕,而是对那位三大妖之一,名为玉藻前的妖怪又愛又恨的矛盾心態令你身心疲憊。
一方面,你很喜歡用大佬們的玉藻前,简单暴力,不夠補刀,沒有什麼是他一巴殺不到的,一巴不夠,來多一巴,保證打得敵人不要不要的~用來過副本刷御魂簡直是得心應手,遇神殺神,你的協戦式神就是滿滿的,今天用覺醒皮,明天用有皮膚的,後天用未覺醒⋯⋯日復日,月復月,你都快忘了姑姑这個开國功臣了。
另一方面,你也很討厭,不,凖確來説,是害怕他⋯⋯自從玉藻前出現後,鬥技每次都被天下無敵的他一巴全滅,送你回娘家,一首涼涼陪你左右~
「嗚~每个人都有玉藻前,为什麽就我沒有⋯⋯姑姑~要抱抱~」
到了傍晚,你的好勝心又起,你冲到召唤室裏,嘗試用激將法來召他來⋯⋯
「笨蛋玉藻前!」
「整天只想著葛叶!」
「女裝大佬⋯⋯」
「只懂戲弄睛明⋯⋯」
「也不來逗我⋯⋯」
「明明我比他有趣多了!」
「哼!三大妖很了不起嗎?」
「就⋯⋯就不能來這寮嗎⋯⋯」
說完這些氣話,就把藍符拋下去⋯⋯
呵呵,全R⋯⋯
你想了想,慚愧不已⋯⋯自己既沒人葛叶的美貌和賢良淑德,又沒有任何血緣關係,沒有實力但口氣卻很大。
生無可戀的你把手上最後一張藍符也放下去了。
你低下了头,卻发现有人用扇子把你的头挑起。
「小伙子,剛才就是你在說話吗?」
你对上了一俊俏的臉龐,一時之間竟不知所措,也認不出他是誰。
「是的,就⋯⋯就是我。請問,你是誰?」
「我嗎?」(戴上面具)「真有趣,果然比我的外侄子有趣多了!哈哈哈!」
「玉藻前大人!我剛才多有得罪了。請你大人有大量⋯⋯還有,多多指教」
「連平常藏在面具下的面貌也給你看了,還覺得我那麼小氣嗎?真是的,多多指教,有趣的阴阳师。」

假如他終於來了(一目連)

試試看写,不好請見諒,文筆不好......呱呱~

你又攢夠了一千勾玉,滿懷希望的走到召喚陣前,把勾玉轉換為藍符,先抽了一張,鯉魚精,然後你便十連抽,你緊張得雙手合十,像一個虔誠的信徒,然而由第一隻開始,就沒有停下來的跡象,這時你便開始回想起你聽過的,風神的傳記,他是個很好很偉大的風神,就算沒有控制水的能力,也堅持拯救自己的子民,即使自己失去一隻眼睛,做神的資格,也在所不辭,甚至不惜墮落成妖來繼續守護他的子民,試問這樣的人,真的會為自己的小小奢求,放棄那些子民,做你式神嗎?你清楚這是不可能的,風又怎麼會只為你停留呢?
你絕望地閉上雙眼並無視所有的東西,你聽到了溫柔的聲音,你不加理會,感受到一陣風,也沒有理會,直到一雙紮滿繃帶的手輕輕的把你的臉龐托起來,那溫暖的感覺讓你意識到這些並不是幻覺,你緩慢地睜開雙眼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你最為期待的樣子,你期待而久的風神終於聽到你的祈求,為你而停留,儘管他遲到了。

「連連!你終於來了!」

我的520呢?不存在的......(荒我)

遲了⋯⋯算了,反正不在正日發也沒差(沒人看)?呱呱~手機壞了,不想碼字了......

今天是甚麼日子呢,是五月二十日,有甚麼特別,當然是虐單身狗和情侶放閃的日子啦! !!狗糧滿天飛,也代表超多大大產糧啊!

連連,我愛你!

一目連:哈哈,是大人另一個世界的特別節日需要做的事情嗎?

是的,因為今天是五月二十日,也就是520,音和我愛你相近⋯⋯不過呢,我平常,每天都深愛着你們呢!今天剛好能找個理由說出平常難以啟齒的話罷了⋯⋯不説了,我要在這天完結前去跟其他式神說我對他們的愛!

一目連:好,阿媽慢走。

然後一目連就臉帶微笑進了自己房間,小聲地說了句阿媽真的好可愛。

荒在一旁聽到了兩人的對話,臉部依然毫無一點變化,心裡卻暗喜,因為他一直在等待那個遲頓的陰陽師對他說出這句話,可惜他等不到,最後只能在房間裏思考人生......

荒:......愚蠢的人類!我到底在期待什麼......

大家,我愛你們哦!因此我決定讓你們放假一個星期!這樣你們就能輕鬆一下,暫時回到自己的地方或是想要去的地方,不用總是每天重複著沉悶的生活了。

因此,隨了一目連和荒以外,其他也暫時離開了陰陽寮。

真好~很久沒有像現在一樣輕鬆了,不過總覺得有點冷清......算了,去看大大產的糧好了~有這種特別節日真好!特別多糧,這次可以吃個飽了~

希望這次一看就看了兩整天,其中除了日常基本需要外,就是在房間裏看各種cp,不時還會存出奇怪的笑聲......

荒就一直妄想着那陰陽師只是遇不到他才沒說,結果他一等再等,終於忍不住去她房間裏找人。

荒:愚蠢的人類! !!

此時希望正在看一篇雙龍的文章,而且看得津津有味,完全沒有理會荒的滿臉黑線和低氣壓,繼續看......直至荒走過來一把抓著希望的双手,力道大得手都被握得通紅,手機應聲倒地,她才把注意力放在荒上。

荒,你在做什麼?好痛啊!

荒:你是不是,忘記了某些重要的事?

哈?沒有啊?

荒:哼?那我問你,前天,是什麼日子?

就是普通的一天啊?

荒:那麼,這些天,你在看什麼?

520賀文啊!......不......不是......哈哈

荒:喔?原來你沒有忘記呢?那現在,你打算怎麼補償我?哼,仔細一看,你還穿得挺少,不如......

請停止你的想法!我只是看戲而已,不會做的,嗯?嗯!

荒:那麼,就把你第一次,獻給我吧~

愛情二選一(荒/一目连)?(上)

算给自己的生贺?遲一天就算了~

不是荒連了解一下~

(上)只有我和连连对话了解一下

乙女向又好像不算……

管他的,腦洞了解一下~(夢中所有東西也要二選一,其中一段就是接下来的片段)

ok?不喜的快左上角,要來了噢~(被打)

今天的我依然作为一个守護平安京的懒惰阴阳师,在努力地肝御魂,直至我察覺到某人(式神)的不妥。

连连今天好不妥,不妥得簡直像变了一个人一樣。开局不管隊友賤血也只为我放单盾,把惠比壽的那套薙魂搶了,也只是为了幫我一人擋傷。

连连为什麼要这樣做?连连可是最温柔的風神哦,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大家,不惜自己受傷,是隊中最可靠的人, 有他在大家也很放心,贏了固然會很开心,就算輸了,也會爭著跟他背鍋。但今天的勝利卻變得異常沉重。

连连回到寮後一言不发,轉身就回到自己的房間, 因為式神們的阿媽,我當然要去了解关心一下我式神的反常。

我走到连连的房間前正在考慮要不要敲門的時候,连连卻已經感覺到我的存在並打开門讓我進來。

连连,你今天是怎麼了?有誰令你不開心了嗎?

连连:……

连连,有什麼事不妨可以跟我說……

连连:阿媽,你的那隻耳墜,是谁给你的,我記得你從來不戴耳墜的。

……

连连:是不是那个神之子?

……不……不是……

连连:可是款式都是一樣的,你怎麼解釋?

不,连连,我又怎麼可能有他的耳墜,你先聽我說……

连连: 你還有什麼可以說?難道是他掉了然後你撿了自己戴嗎?我知道你不會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據為己有的。

就算是這樣,協戰的荒也認定了自己的伴侶,又怎麼可能放耳墜給我?

连连: 那你倒告訴我是誰给你呀!

连连,不要那麼激动……

连连:怎麼不激动?你告訴我,明知自己最喜歡的人要被搶走,還怎麼不激动?

但他現在只能给我一个耳墜,连實體也沒有……

连连:也就是你承認是荒送給你的?他是如何送給你的?

在夢中見過面……醒過來就戴着了……(這段的詳情會在我另一個连载写……遲一些會在評論放连結的)

连连: 那還真是有本事的神明大人,單憑法力就能做到夢中的思想连结和實物傳送,真不賴?你現在跟我說他其實物也沒有,但卻已經獲得了你的心……真令人不爽,连一个實體都没有的人也赢不了。

不是啊,我是最喜歡连连的了,又怎麼可能喜歡一個)还

未抽到的式神呢?一定是幻想太多,才會发这樣的夢……

连连:那你可以不戴耳墜的,怎麼不脱下来?

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

连连:嗯?

不想……弄掉它……

连连:那麼,我也送你一个耳墜,當作你的生日礼物, 你會把它戴起來嗎?

會!當然會!

连连:可你現在只有一个耳洞,不如把那个脱下换我那个怎樣?

辦法總比困難多,在另一邊釘多一个耳洞不就……行了……连,不要这樣盯着我……

连连:那你脱下吧。

好,连连說的是,我漂亮嗎?

连连:嗯~很漂亮,一起出去幫忙做飯吧?对你这麼差,真的对不起。

不用对不起,就算是连连也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啦~走吧,大家都好擔心你。

[只要他在你心的地位不在我之上,也不是平等,那就可以了。]

快生日了!海星!(/≧▽≦)/~┴┴ 呱呱~而且,我也是有双龙组的人啦!!!阴阳师的荒,你慢慢来~

鬥轉星移(拾·成神)

荒:連,歡迎回來。

連:荒,小心!

就在荒打算抱着連連的時候,連連聽見了地裂的聲音,知道荒一早就用盡力量,根本飛不起,自己的力量也差不多耗盡了,凝聚不了風的力量。

比起兩個人掉下,他更希望只有自己掉下去。她被任何人也清楚荒的過去。

「那冰冷的海水,我不想再感受了。」那就讓我代替你承受吧。

連用盡力把荒推开,自己就向後傾斜,隨著断岸一同掉下。

「结束了……」連平静合起双眼,突然想起那時的荒,一定跟現在一樣無助吧?终於感受……

荒:连!连!

连:荒?

這時連打开双眼,看見荒也跳下來了。

连:荒,為什麼?你不是……

荒:不想再感受冰冷的海水?

连:对呀,那為……嗯……

荒:因為這次,有你陪伴,我不用再害怕了。

就這樣,兩人就双双沉入海底。

良久,一團強光從海底照亮海面,一個漂亮的女人抱一個長髮男子從海中走出來。

连:荒……哈哈……你真的很傻,把自己的力量分给我,讓我成為神,那你不就進入昏迷了嗎?不過你放心吧,我會陪着你,直至你醒,直至永遠,对不起,是我太任成了,由現在开始,我永遠只屬於你,只為你生存。